首页 >  热血都市

敬砚姝冷枭言小说白月光她回来了资源小说全集阅读

敬砚姝冷枭言 呜呜文学 2020-03-05 10:49:27
  • 白月光她回来了合集版免费阅读-白月光她回来了(敬砚姝冷枭言)全本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白月光她回来了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敬砚姝冷枭言的小说之无删减在线全集阅读免费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白月光她回来了,主人翁是敬砚姝冷枭言,《白月光她回来了》主要讲述了敬砚姝冷枭言之间的恩怨情仇:云氏真的需要她这样严阵以待吗?敬砚姝微顿了一瞬,浅笑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云氏还带着陛下唯一的儿子,我若是轻视了她,万一被她笼络了陛下的心思,...

敬砚姝冷枭言小说白月光她回来了全文免费阅读:

云氏真的需要她这样严阵以待吗?敬砚姝微顿了一瞬,浅笑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云氏还带着陛下唯一的儿子,我若是轻视了她,万一被她笼络了陛下的心思,往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见四个大宫女依旧不以为然,敬砚姝敛了神色认真道:“别的不说,只如今天下初定,各处反贼也好叛乱也罢并未完全肃清。如若哪一日非得陛下御驾亲征,而征战中又刀剑无眼呢?”
四人一怔。
“我的心思你们尽知,退一步说,哪怕陛下无虞,可后宫再没有别的孩子出生呢?我又该如何处之?”敬砚姝揉了揉太阳***苦笑道:“我忌惮的从来都不是云氏,而是那个孩子。可在陛下子嗣绵延之前,我绝不能动那孩子分毫。”
四个大宫女被说服了,跟着一同皱起了眉。也难怪主子娘娘恨不得立时将两位姑娘纳进宫里,一旦她们有了身孕,这唯一的皇子就再没有那么值钱,主动权也重新到了娘娘手中。
圆圆一直趴在地上听她们说话,心里却觉得这并非全部的原因。小白猫喵喵叫了两声,挠了敬砚姝的***一把。松明只当她顽皮,赶紧将她抱开:“你就别惹主子娘娘啦,是不是饿了?我给你吃小鱼干好不好?”
被抱走的圆圆瞪圆了眼睛看敬砚姝,显见是十分不满。敬砚姝轻哼一声,假作没看见,默默用神念回了她的问题:“当然不止是这个理由,上辈子云氏怎样踩着我上位,我这辈子就得怎样轻贱她回来,总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啊。”
……
冷枭言还未走进坤和宫,就听到里头欢声笑语。信步往内一看,乃是好一副“鸡飞猫跳”的场面。敬砚姝手持一杆鹤羽做的逗猫杆,引的她养的那只小白猫上蹿下跳,时不时两脚站起来试图抓住飘忽不定的雪白羽毛。四个大宫女一边笑,一边还得防着小猫碰坏了摆件瓷器,竟是忙的他这么大一个皇帝陛下走进来都无人发现。
殊不知圆圆一边跳一边无奈到快崩溃——她可是堂堂位面观察员,怎么可以受这样的“羞辱”?然而猫的天性使然,还被坏心眼的敬砚姝强塞了猫薄荷,哪怕她心里念着不能去追,还是忍不住本能的跟着逗猫棒上的羽毛上下翻飞。
直到瞟到冷枭言站在门口“遗世独立”,圆圆才觉得松了口气,赶紧用神念告知敬砚姝。皇后娘娘意犹未尽的放下逗猫棒,把气喘吁吁的小白猫捞起来抱在怀里,随意冲皇帝陛下行了个礼,没好气的嗔道:“陛下屈尊前来不知有何贵干?”
冷枭言知道敬砚姝这几日必定心气不顺,倒也不在乎她的态度,接过明送沏好的香茶抿了一口,才笑着问道:“你这猫儿是哪里捡来的?可比猫狗房里的漂亮。”
“她自个儿进来的,我看着顺眼就养着了。”敬砚姝揉着圆圆蓬松的皮子,颇有些得意道:“可见是和我有缘呢,我问过猫狗房的总管太监,这极品临清狮子猫可不好找。”
冷枭言听着一笑,伸手过来想要把猫抱过去,被敬砚姝侧身躲开:“别说猫的事儿了,今日我与陈薛两位夫人聊了聊,她们有心在半个月内将姑娘送进宫里,您可尽快让钦天监定下吉日。”
“半个月内?这么急么?”冷枭言有些不解。
“迟则生变么。”敬砚姝翻了个白眼:“她们且不知道您还有一位早年的姬妾在,生怕我一时改了主意。那她们家的姑娘可就平白坏了名声,还不如早早儿送进宫来,她们也能早点儿放心。”
冷枭言摸了摸鼻子,不敢接她的话茬。
敬砚姝并不看他,依旧揉着猫继续道:“实则我也宁愿她们早些来,最好是那位云氏进宫之前,她们就能争气怀上身孕。”
冷枭言一愣,抬眼看她冷清的神色,亦明白她的想法——她主动为他纳妃开枝散叶,总好过被人发现这是一场骗局后的无奈妥协。敬砚姝向来骄傲,既然已经失了里子,她不哭不闹想办法应对已是对他最大的宽容,他总不能连她的面子都给剥了。
“后宫之事由你做主,既然你同意,那就尽快吧。”冷枭言握住她微凉的指尖,轻叹道:“此事是我对不起你,你且放心,无论什么人进宫,都动摇不了你的位置。”
敬砚姝瞟他一眼:“你可记得八年前我将身家托付给你曾说过什么?我向往的并非荣华富贵,而是天下太平。今日你已经做到最初的承诺,我对你自然也只有支持没有拆台的。”
她忽而又笑,尚未擦干净妆容的眉峰眼角带出几分凌厉和妖娆:“再者说,什么女人能动摇我的位置?还是说你终有一天会彻底与我离心,才起过让旁的女人代替我位置的想法?”
冷枭言被她一眼扫的心慌,忙摇头道:“随口一说,是我错了。无论在后宫,还是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唯一的妻子,是与旁人不同的。”
“我自是与旁人不同的。”敬砚姝自傲道:“能给你生儿育女的女人多的是,然能有眼界和实力作为你臂膀的女人唯有我。若是真有一天,我需要像嫔妃妾室一样争宠讨好,你也无需再看重我——那样的我,必是已经失了灵魂,再不是真正的我。”
她声调无需昂扬,却是一句句敲击在冷枭言心头:“你为皇我为后,只是因为你为男子,而我生为女子罢了。可要说手腕能耐,我又可曾比你弱了?你登基为帝,必须有子嗣才能江山稳固,哪怕没有一个云氏,我迟早也会提出为你纳妃。你何必觉得我会因云氏而困扰,或是因纳妃之事吃醋为难?都是为了这天下江山,如你需要周旋于群臣算计之中,我管理后宫乃是应有之意,我会有什么好为难的?”
冷枭言垂眸不语,唯有嘴角勾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他与敬砚姝相识八年成婚五载,对她不说十分了解,可该有的熟悉早已刻入心间。这两日敬砚姝的反应太奇怪,以至于他都忍不住心头打鼓,有的没了想了太多。而今日这一番话让他明白,敬砚姝从未改变,依旧是他所知的果敢聪慧的不输男儿的敬家大小姐。
敬砚姝的妥协并非是对于他那个无法改变的欺骗,而是对这刚刚稳定下来的大庆朝堂。哪怕日后与妃嫔们同处后宫,她也不会将那些女人当做对手或同伴,而是当做手中棋子——一如她这些年在后方为他奔波操劳一样。
“我明白你的意思。”冷枭言缓和了语气叹道:“只是觉得对不起你罢了。”
“人在江湖且身不由己,你我居庙堂之高,难道还能事事顺心么?”敬砚姝笑的柔和大气:“你不必担心我,我又不是那些没见过世面只知在方寸之地计较的内宅妇人,跟着你什么场面没见过?”
“我知道。”冷枭言也笑:“你那一脑子奇思妙想,我向来是自愧不如的,就算朝堂事都不在话下,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后宫,还不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摆平。”
敬砚姝撇嘴:“少给我戴高帽,还不是忽悠我帮你劳心费力!既是事情定下,咱们就分头行动吧。我让人收拾后宫宫殿,你一则找钦天监定下日子,尽快走完六礼,二则与几位大人商量商量这位份该怎么封晋,日后也好做个参考。”
冷枭言不傻,眨眼就想明白了她的用意:“既是要定下规矩,那就是往后还得纳妃选秀。想将姑娘送进宫里给我吹枕头风的除了陈家薛家,肯定还有别的世家。拉着他们一块儿商讨此事,实则正是个拉拢人心的好机会。”
“既然想的明白,就赶紧去吧。”敬砚姝满意的点头,心里想的却是:无论他拉拢不拉拢人心都好,只要是按照世家贵族定下来的标准,等云氏进宫,一定就没法得到太高的位份。
冷枭言哭笑不得的被她“赶走”,一边抱怨道:“你可比我还积极些!”
敬砚姝眉头一挑:“我做事向来积极,你难道是第一日才知道我么?”
“从来都是知道的,我这就去吧。”皇帝陛下板凳都没坐热就只能无可奈何的再往前朝去,心情却好的不得了——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宫中的消息并未保密,不过一两日功夫,朝中上下皆开始议论陛下纳妃之事。冷枭言索性下了圣旨,十日后纳陈家、薛家适龄嫡女入宫。同时召丞相、太尉、宗人府、礼部与鸿胪寺主官一同商讨妃嫔位份晋封的章程。
张靖亭早得了敬砚姝的书信,世家大臣亦希望自家女儿入宫能得到更高的位置,是以最后的决定,几乎就是比照父兄的品级上下浮动。又限定三品以上的高位嫔妃唯有有孕生子,或是父兄立下功绩才可晋位,以绝出身不高教养不好的奸妃迷了陛下心智惑乱后宫。
也是同一时间,一行人马从京城出发,前往幽州去接陛下的妾室儿子。皇后娘娘还特意吩咐,让他们到了幽州后拜访陛下故里,若是能找到陛下的亲人,也一并接到京中来享福。

白月光她回来了免费阅读

京城到幽州往返,少说也得两三个月时间,敬砚姝将云氏入宫之事暂且放下,专心操办陈氏与薛氏的封妃大典。
陈太尉与薛大将军都是官居一品,这又是陛下新朝第一回封妃;虽冷枭言原意是压一压品级,可最后定下的位份依旧不低,乃是正二品的妃位,只没有再加封封号,以姓氏称作陈妃与薛妃。。
两位妃主入宫仓促,幸而有皇后特旨,不仅走了全集的六礼迎入宫中,还能带着嫁妆巡游半个平京,也算给足了陈家和薛家面子。
旁的世家高门看着眼热,心知日后陛下再开选秀,他们家的姑娘便是能入宫,也再得不到如此高位,更没有这样的脸面。而陈家薛家自然投桃报李,吐出不少利益好处给陛下不说,私底下再三叮嘱自家女儿,进宫后必须唯皇后娘娘马首是瞻。
倒不是他们如此实诚,都是千年的狐狸,谁也不会因一点儿恩惠就托付一腔忠心。完全是皇帝陛下虽然开口纳妃,但对皇后娘娘的尊重非但没减分毫,反而比往日更甚。旁的且不说,单看最后敲定后妃品级的小朝会,明明该是礼部主管,陛下却以后宫为皇后所辖为由,请皇后入明光殿一同商讨,就知皇后娘娘地位稳固,后宫全然在她的掌控之中。
陈妃薛妃不是蠢货,哪怕她们青春年少又如何?除非真能迷的陛下神魂颠倒,不然傻了才和皇后娘娘作对。是以封妃大典后,两人乖顺诚恳的到坤和宫请安行礼,话里话外皆是投靠效忠之意,听的敬砚姝满意的紧。
二妃才从典礼上下来,还没来得及换了身上的衣着,穿的皆是正二品的宝蓝色正装礼服。然一眼看去,却是各有千秋,全不会因相似的着装而弄混。
陈蕴玉娇小纤瘦,自有一股子小鸟依人的柔美与娇弱;神色中带着些单纯无辜,一双亮晶晶的桃花眼里如同藏着星星。用敬砚姝的话来说,乃是一朵和白莲花不相上下的极品小白花,也难怪前世初入宫时就能分了云浅杉大半的圣宠,差点没让云氏憋出内伤。
薛雅娴人如其名,是一身雅致娴静的淡泊气质。与陈蕴玉活泼可亲的性子不同,她沉稳内敛的多,偶尔几句话却能正中要害。敬砚姝听她典故诗词信手拈来,心想这才是标准的大家闺秀世家贵女的打开方式,又忍不住多看陈蕴玉几眼,不知这心机小白花是怎么养出来的。
心中如何品评吐槽不提,皇后娘娘面上不露分毫,始终笑的端庄大气又温柔可亲。虽是比两位妹子年长了六七岁,然她通身贵气沉凝足够***这两朵小娇花;一身明黄色绣龙凤的大妆礼服更显高贵,熠熠生辉的让人移不开眼。
陈蕴玉与薛雅娴在她面前丝毫不敢放松,绷紧了皮子大气儿不敢出。敬砚姝越发觉得有趣,更没想过给冷枭言的小老婆训话会如此过瘾。
只是今日她是有意示好,而非***,乃放缓了语调劝道:“两位妹妹很不必如此紧张,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本宫痴长你们几岁,托大自称一句姐姐,你们只将本宫当做家中长姊一般,要什么缺什么的来告诉本宫一声便是。”
陈妃薛妃哪能有什么不满,忙一同起身下拜:“主子娘娘对妾已是极关照了,宫里吃穿用度无一不精致,妾感激涕零。”
敬砚姝看她们说一句话起身一次,总觉得她们忙累的慌。眼看时间差不过,索性放她们回去:“今日你们辛苦了,一会儿还有妆奁箱笼要收拾,本宫就不留你们说话了。”
二妃确实是累的够呛,两人对视一眼,顺应的行礼告退。只是还没走到门口,便听外头净鞭声响,原是陛下竟然也到了坤和宫。
敬砚姝难得的给陛下面子,带着两位新人到大门迎接。冷枭言看她缓步徐来,反而先是一愣,才似笑非笑的抬眉揶揄看她一眼。
皇后娘娘隐晦的瞪他,冷枭言自不敢招惹最近低气压的皇后,牵着她的手往里走。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对,与敬砚姝一同站在两级台阶处俯视陈妃与薛妃:“你们可还有事要奏?无事就回吧,别扰了皇后午膳。”
这话说的忒不近人情,两位姑娘才沉浸在美好幻想之中,瞬间被打击到脸色煞白。敬砚姝悄悄掐了冷枭言一把,又笑着打圆场道:“你们自去好好歇着养精蓄锐,怕是夜里还有的要忙呢。”
一句话说的陈蕴玉与薛雅娴脸上飞红,低声应诺告退。冷枭言无语望天,总觉得这样笑吟吟的敬砚姝比暴怒的时候更可怕。
果然不出他所料,得进了二门,敬砚姝便摔了他的手,绷着脸自顾自快步进了内殿。冷枭言认命的跟在后头哄:“砚儿慢些走,今日这身装扮忒好看,多让我看两眼。”
见敬砚姝果然放缓了些脚步,皇帝陛下急忙再接再厉:“你是不知道,刚刚我还以为你带着两个宫女出来呢。那两个丫头往你身边一站,简直平淡的看不见模样,全被你给比下去了。”
“你且用不着与我说这些假话。”敬砚姝抿嘴道,终是没忍住破功扑哧一笑:“你就放心吧,我心里不好受是真,却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纳妃本是为了大局,非只我心有不甘,你何尝不是无可奈何?”
冷枭言听的心有戚戚,重新拉住她的双手叹道:“旁人当我多高兴,唯有你知道我的心意。”
敬砚姝心说可不是么,毕竟违背誓言内心愧疚,给你一个这么好的台阶下,让你可以自我说服,纳妾都仿佛是为天下苍生做出牺牲,可不是无比合了你心意的?
若是前世面对此情此景,她的讽刺之言能直接宣之于口。然重来一回,这一世却无需对他如此坦诚,倒不如轻笑默许,反让他更是感动。
冷枭言陪着敬砚姝用了午膳,又拉着她往御花园散步消食,很是墨迹了一阵,才在皇后娘娘的催促下去往前朝办公。及申时末,敬事房大太监端着个托盘进来,里头是三枚系红绳的绿头牌子,乃是敬砚姝提出的翻牌子制度。
她说的亦有道理,如今后宫妃嫔数量不多,可不代表日后不多。有敬事房记载妃嫔月事与脉象,彤使女官记录妃嫔承宠时日,一来便于陛下挑选宠幸,二来日后有了身孕诞下子嗣,也可做个对照。
前几日两位妃主尚未入宫,皇后又在小日子,陛下幸的便是那位御书房的柳女官。今次才是敬事房第一回送上绿头牌子,无论皇帝还是总管太监都觉得有些新奇。
冷枭言拿起牌子看了看,一枚刻着百合花图案,上系玉色丝绦,正面写着“长乐宫,妃陈氏”的字样。另一枚刻着玉兰花,翻过来是“长禧宫,妃薛氏”。
第三枚却是并无花纹,只系着青色丝绦,翻过来是“柳氏”二字。冷枭言了然,这柳氏尚未晋封,仍在他乾元宫的小书房伺候,绿头牌子也只能用这种极简单的式样。
至于为何没有皇后的牌子,冷枭言却是不必问的——敬砚姝绝不肯将身份放低到与这些妃嫔一样任他挑选,敬事房自然也没胆量把皇后放在此列。
按照惯例,今日被翻牌的不是陈氏便是薛氏。冷枭言回想坤和宫中看到的两张面容,略思考便拿起了陈氏的牌子交给大太监,自有他派人去通知陈妃准备不提。
大太监端着托盘毕恭毕敬的告退,冷枭言却依旧沉浸在“翻牌子”的感触中。哪怕对不起敬砚姝,他还是忍不住承认,这种天下贵女供他挑选的感觉,着实让他心动不已。
回过神来,又不免苦笑摇头,敬砚姝实在是太知他,才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满足他这些许虚荣骄傲。
“到底是负了你。”冷枭言背手站在窗前遥望坤和宫,这半个月敬砚姝找了无数借口不允他留宿,他哪里会全无察觉?可他更明白,敬砚姝看似通情达理,心中底线却绝不可能轻易逾越。她给了两人最体面的方式抹平纷争,他又有什么资格抱怨?
一时又不免想起云氏。那是个菟丝花一般温柔的女子,顺从的憧憬和依赖着他,两人也曾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只是那女子离他的抱负和野心太远,更无法在今时今日与他并肩而立。
若不是敬砚姝无子——他想着,突然打了个寒战:若是敬砚姝已经生了儿子,或许他根本不会提及云氏。毕竟在他心里,云氏只是一抹柔和的剪影,如何能比得上皎洁如明月的敬砚姝呢?
冷枭言在明光殿中如何纠结,连带着今日洞房花烛喜做新郎的愉悦都被冲淡,却不知敬砚姝这会儿正抱着圆圆吐槽:“……若是他故剑情深,真爱云浅杉,纯粹是骗我身家钱财我都认了;偏他这样花心滥情还自以为深情,才尤其让我觉得恶心。”
圆圆还是有些担忧:“你真的确定这样将他推出去没问题么?”
敬砚姝眉眼舒朗,轻声笑道:“他越愧疚,越不敢面对我,越会感激我这样与他疏离。他既然负了我,总要对我多包容些,我一不用被他恶心,二还能让他心里平衡,可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小说资源推荐

这本书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作者的设定有新鲜感,看起来有新意,还是很吸引人的,里面的故事内容也是很精彩的,是一本好看的言情小说资源。

点击免费阅读白月光她回来了全部章节!

敬砚姝冷枭言小说仅代表白月光她回来了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