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幻耽美

苏婉魏衍小说臣恭迎长公主分享下载无删减资源

苏婉魏衍 呜呜文学 2020-07-17 10:47:21
  • 臣恭迎长公主合集版免费阅读-臣恭迎长公主(苏婉魏衍)全本小说完结免费阅读

    臣恭迎长公主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苏婉魏衍的小说之下载全文完本完整版小说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臣恭迎长公主,主人翁是苏婉魏衍,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臣恭迎长公主》主要讲述了苏婉魏衍之间的恩怨情仇:姑娘helliphellip到了。轿停了,侍在轿侧碧色衣裳的女子轻声提醒着,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带着些许不忍。...

苏婉魏衍小说臣恭迎长公主全文免费阅读:

魏衍的目光缓缓地移向她扯着他的葱指,扬了扬眉,“你——”
“扬州城宣抚使到、奉天府尹到、治中参使到——”
门外传报的声音打断了魏衍的话,接着正门便被人推了开来,三人齐齐的进来了。
苏婉还未反应得及,人便被一股强劲的力带去了跟前的塌上。
她正要惊呼出声时,口被覆上身来的魏衍遮住了。他剑眉蹙起狠狠的盯着她,声音低哑道:“闭嘴。”
她只得将话都咽了回去,只胸口不住地起伏着。
“哟!你们瞧瞧,咱们果真来的不是时候啊。”为首的乃是宣抚使,先别有意味的笑说了一句。
魏衍这才从塌上起身,理了理衣襟,待揭了珠帘出去时,已全然换了一副面孔:“几位大人深夜到访,我竟不知,未能远迎。”
“陈大人说的哪里的话,岂敢劳您远迎。”立在左侧的府尹忙向魏衍作了一揖。虽他们三人中品阶最高者,比御史是要高一些的。但一则御史乃京官,他们只是地方官员罢了。再者,御史身负监察之职,更要惧上几分。
魏衍抬了抬手,笑道:“各位大人请坐。”
“看茶。”最后这句话,是说给苏婉听的。她出去时,秦江早不在屋内了。
“大人请。”苏婉款款从帘后走了出来,依次都斟上了茶,才缓缓退至魏衍身后。
宣抚使眯着眼上下打量了苏婉一番,点头道:“果然是个美人坯子,我们也备了几个丫头,虽说不如她,却也是一番心意。”说着拍了拍掌心,登时几个女子花艳柳绿,鱼贯而入,将魏衍团团围住。
他朗朗一笑:“知我者,莫过大人。”说着伸手从中扯了一个在怀中,喂了一杯酒***。
“大人~”那女子一口饮尽咯咯作笑。
“就说怎的也打听不到陈大人下歇处所,原是在此逍遥避世呢。”那府尹瞧见他轻纵放浪的模样,也跟着打笑。心内却是大舒了一口气,上头早有了消息说御史陈秉礼已到了扬州城,却怎的也寻不见人,还当他是私下搜检他们的罪证去了,现下倒可放心了。
“你们几个,还不好生服侍着!”官职最末的治中参使,这时也忙发着话。
那几个女子见魏衍怀中的人得了宠,又得了治中参使的令,便肆无忌惮起来,皆缠上了魏衍,更有甚者一把将苏婉推了出去。
她虽受难至此,但教她似风尘女子一般扑上去争宠却着实做不来,正心下犯难出神,被人猛的一推便直接倒地了。
魏衍怀中的女人见苏婉生的***,又偏生在这会子倒地,当她是故作姿态,便暗暗伸脚欲朝她的手踩去。
“起来。”魏衍的脸蓦地冷了下来,手中的酒盏也顿在了桌上。
那女子只觉他搂着她的手重了几分,她们这些人走惯了风月场,最会察言观色,瞧出他的不悦忙收起了伸出去的脚,从他怀中起了身子。
一屋子的人登时都愣住了神,纷纷瞧向地上的苏婉。众目睽睽之下,她更觉不堪,撑地起身时却被魏衍一把捞入怀中,端坐在他大腿上。她忙趁势搂住了他的后颈,将头埋了***。
他复执起酒盏,举至她身侧,轻笑道:“来,抬头。”
如此体态,又聚集着诸多的目光,苏婉将他的衣襟攥的紧紧的,秀眸中已蒙上了一层水汽,不肯回身。
魏衍凌厉的墨眸扫视了一周,众人忙瞥开了眸子,他扬颈一饮,附在她耳边道:“怎么,才宠了你几天,便学会恃宠生骄了?”
看似是在同苏婉呢喃细语,但声音不大不小,堪堪可落入在座所有人耳中。
坐在他对面的几个人,也面面相觑,深知魏衍的脸色是给那些个侍姬瞧的,自然也是给他们看的。
官儿最小,胆子便也跟着小了。治中参使瞧见他脸色不对了,忙出声喝命:“怎的这般粗手笨脚的,竟敢伤着陈大人的新宠,还不滚出去!”
花枝招展的几个女子霎时白了脸色,忙不迭的叩头告罪退了出去。
坐在正中的宣抚使也起了身,魏衍当众下脸色,分明是不顾他的颜面,今日本是想来试探试探他,如今见他这般纵情声色,晾他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
“既然陈大人不便,我等便不再叨扰了。”说着便拂袖转身离去,旁侧的两个人也忙起身向魏衍躬身行礼后跟出去了。
众人退出去后,魏衍擒住她的肩将人拉开了,“不能。”
苏婉被他莫名一句话蒙住,蹙着眉问道:“什么不能?”
“不能明日再说。”
原来他还记着方才的话,她登时脸颊羞红,所幸跪地直言道:“求大人放了苏致拓。”
魏衍冷笑了一声:“凭什么?你可不足这个分量。”说罢便大步出了房门。
夜已三更,门外寒风凛冽直入肌骨,立在院外的她环着双臂深吸了一口气,硬是将要落出的泪憋了回去。心内狠狠揪着,此刻只能祈祷着,大夫人不敢真的动手。桓儿体弱又胆小,这一日未见着她,定怕极了。
苏婉一面想着一面拢起纱衣往回走,她并未能救回苏致拓,恐见碰着大夫人的人便悄声从后门回了苏宅。
“姑娘!”采青看见从后门进来的苏婉,眼泪登时从眼眶中迸了出来:“姑娘……姑娘……”
她已疲惫不堪,上前扶住采青的手,浅浅的笑了笑,“姐姐莫哭,我没事。他……并没有碰我。”
采青听了又惊又喜,但须臾又愁上眉梢,不禁担忧道:“那岂不是……”
苏婉眸中闪烁,抿了抿嘴,半晌才问道:“桓儿呢?”
“小公子……还在大夫人房中。”采青不忍的回道。
“爹爹可醒了?”苏婉又问了一句。
采青仍旧沉沉的摇了摇头,“老爷这回……也怕是凶多吉少了。”
苏婉怔坐在了软塌上,越是苏父有危险便越难保住桓儿的命。苏致拯是扬州知府又袭延平郡伯之爵位,哥哥虽为长子却时常在外游历甚少在家中,大夫人生恐苏致拯会将爵位传给弟弟。
“罢了,我们先去见大夫人。”她扶着采青的手从塌上坐起,一齐走向了绛云轩。
采青唤了门前侍着的丫头,去报一声,须臾那人便出来回道:“进来吧。”
采青打了帘子,苏婉便进了门。见苏桓正坐在床沿上,身侧的矮几上摆满果馔,他却一动不动,见着她进来了,只眼中泛起了泪,却仍不敢作声。
“夫人安好。”苏婉向塌上的妇人福了福身子,恭肃的问安。
姜淑月合上了手中的匣子,缓缓对孙嬷嬷道:“就这个了,给李甫的内眷罢。”
“哟,夫人当真要将县主赐您的东西送给李夫人,我只怕她这辈子,还没见过这样的好物呢。”孙嬷嬷谄笑着回话。
姜氏原是清平县主的嫡出孙女,原是看上苏致拯的人才下嫁的,想不到他那般忠厚老实的一个人也会教野狐媚子勾搭了去,竟还带了一双儿女回来。若非他薄情寡义,她也不至于将祖母之物都割爱让人,不舍的瞧了一眼,才道:“绍儿袭爵的事,也不少不得要李甫的帮衬,罢了,咱们去瞧瞧老爷。”
“夫人——”见姜氏要走,她忙又朝她拜过去,“弟弟年幼淘气,恐带累着夫人,还是让婉儿带回罢。”
姜氏停下了步子,回身笑道:“他淘气么?你瞧瞧,可乖的很呢。倒是你,很不老实。人呢?你带回来了?!”
“夫人……陈大人说,兹事体大,他还需再斟酌些时日。”苏婉已顾不得许多,只得先将姜氏稳住,她,再去求那人一回。
姜淑月倒不怀疑她的话,俯身抬起了苏婉的下巴,修长的指尖轻划过她的脸颊,出言讥讽:“这张狐媚子脸,倒也真管用啊。”
“老奴将姑娘打扮的好好的送过去的,想着定能成事的。”孙嬷嬷忙不迭的出来笑着邀功。
却并未博得姜氏的欢喜,只瞪了她一眼,又向苏婉道:“苏致拓何时回来,那个小***便何时教你领走。”
苏桓虽只有六岁,但他仍然能懂大夫人是在说他,因为她一向都是这么叫他的。听见大夫人不肯让姐姐将自己带回,霎时泪珠便从小脸儿上滚下来了,但姜氏仍在房中,他只敢低声啜泣着,不敢哭出声音。
“夫人——”苏婉还想试图使她回转心意,姜氏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从地上扯起:“你便好生祈求着那位大人能惦记着你吧,若不然——”
“大夫人!大夫人——”一个小丫头跌跌撞撞的跑进来,连通报都忘了,上气不接下气道。
“你这死丫头,怎的越发没有个规矩了!”孙嬷嬷忙上前教训道。
“何事?”姜淑月倒是没恼,只松开了苏婉,略瞥了那丫头一眼。
她喘了几大口气,才欣喜着回道:“夫人,大公子、大公子回来了!”
采青听见这三个字,也连忙望向苏婉,见她紧蹙着的黛眉终于舒展了,脸上亦覆上了许久未见的笑颜。

臣恭迎长公主全文阅读

姜氏脸色微微一变,抽出帕子轻抚了抚上衣,坐回了塌上,朝孙嬷嬷瞧了一眼。她忙将苏桓抱下塌,送至苏婉身旁。
“快将大公子请进来。”姜淑月这才对小丫头下令道。
那丫头欲言又止,犹豫了半晌瞟了一眼苏婉,才嗫喏道:“大公子一进府,就往相思阁去了。”
“去唤人将他带过来,”姜氏憎恶的瞥了一眼苏婉,对丫鬟道:“去告诉他,二姑娘在我房中。”
果一会子时间,丫鬟便打了帘子带了一人进来。
苏尤绍一身白色云缎锦衣,长眉若柳身如玉树,进门便撩起了锦袍跪地叩头道:“孩儿不孝,此时才回来。”
“快起身罢,你风尘仆仆的赶了这半月的路,也累着了,先去歇歇罢。”姜氏心疼儿子,只叫他回屋去。
“婉儿……见过哥哥。”
她尽量将声线压的平稳了些,不敢让他看出异常。
苏尤绍站起了身子,走上前去温声道:“哥哥回来了。”伸手轻抚了抚她的头发,星眸望下去时,见她微泛红的眼眶,顿了顿手,转对姜淑月道:“我先和同婉儿去瞧瞧父亲。”
采青见苏婉跟着苏尤绍出了房门,唇角浮起笑,向姜氏拜了一拜也远远的跟了上去。
才跨出了绛云轩的门,苏尤绍便回过了身,喉间梗了梗:“哭过了?”
“没有呢。”苏婉仰起脸,笑回着。
他自然不会信她的话,她在这个府里最爱哄的人便是他了。
袍子被人拽了拽,苏尤绍俯身抱起了那小手的主人,“谁欺负你姐姐了?”
苏桓努着嘴呜咽着道:“大夫人,大夫人不让桓儿见姐姐,”吸了吸小鼻子哭的更狠了,仿佛要将方才憋着的委屈皆散出来似的,“她还将姐姐赶出了府去。”
听见桓儿如此说,苏婉心内一惊,那事绝不能让哥哥知晓,否则定会掀起轩然***的。
苏尤绍并不常在家中,即便这回他同大夫人恼了,等他走了之后,受罪的仍是她与苏桓。
他听见这一句话后已变了脸,苏桓又呜呜咽咽的哭着,他根本没听清后面的话,只蹙着眉问:“母亲又为难你了?”
“小孩子说的话,哪里能作得数。”说着眼眸闪烁着低下了头。
她撒谎的时候向来如此神态,苏尤绍顿了顿步子,突然没首尾的说了一句:“婉儿,今后我再不走了。”
“如何……?”苏尤绍问出这句时,神情已有些不自然起来。
苏婉只听见苏尤绍说他不走了,忙惊喜道:“哥哥说的,是真的?”
他瞧清了她眼中的欣喜与期盼,不由眸子深了下来,“婉儿……真的希望哥哥留下?”
没等苏婉回话,苏桓先乱动起来,雀跃着道:“哥哥留下,哥哥留下!”
她亦笑着去挽过了苏尤绍的臂弯,似是又回到了她第一次来苏府的形景。
她是这个偌大府邸的不速之客,私生女的身份无疑给尊贵的嫡妻姜氏带来了天大的羞辱,连同弟弟皆被视为的眼中钉、肉中刺。
刚进苏府的前三日,她一步也不肯跨出房门,那时的她虽还看不懂姜氏眼中□□裸的憎恶与厌弃。但她也明白,这位夫人,不喜欢她,更不喜欢弟弟。
苏尤绍从黑暗的角落处牵起了那小人儿,坚定而又温和的道:“别怕,日后我便是你哥哥,哥哥会一直陪着你。”
她如今仍然记得那天的日光是那般温柔灿烂,被哥哥牵着走过的路,是那般安稳。
“哥!”
一声响亮的声音将苏婉从记忆中扯了出来,一个紫衣少女不悦的跺着脚走上前来,看到苏尤绍臂弯的手后,往苏婉身上剜了一眼。
哥哥已许久未和自己如此亲近,还只当是哥哥薄情了,原是这份宠爱给了这个贱人!
“若不是我亲眼瞧见了哥哥,我还不信采凤的话。哥哥既回来了,怎的连我都不知晓!”苏尤柔撅着嘴,双手环抱在胸前嗔着苏尤绍。
苏尤绍轻轻将苏桓抱下来,交到苏婉手中,板着脸对苏尤柔道:“瞧瞧你这副举止,何来大家闺秀的模样!”
哥哥数月不曾在家,一回来便当着下人的面这般数落她,又瞧了一眼苏尤绍身侧的苏婉,轻颦黛眉垂眸而立。
她越是低眉顺眼,苏尤柔便觉得她骨子里藏着一股傲气,分明是下贱女人生的野种,何来这股傲气?!内心愈发怒气腾升,盯了她一瞬,忽而想起了什么似的,朝着苏婉探着头道:“姐姐,你竟如此快便回来了,我还当你今日——”
苏婉心内一惊,抬眼微微瞟了一眼苏尤绍,见他脸上还未有异色,忙拦住了话头,“尤柔,听说你明日要往寒山寺为爹爹祈福去,早些去歇着罢,路不好走的。”
苏尤绍听闻,见她懂事了许多,面色亦缓和了几分,回眸瞧了一眼苏婉,要领她走。
“哥哥!你先去看看爹爹吧,我与姐姐有私话要说。”苏尤柔拉住了苏婉的胳膊,向苏尤绍堆笑道。
见人已拐出墙角,苏尤柔的脸即刻冷了下来,出言讥讽:“怎么?怕我告诉哥哥,让他知道,他这个冰清玉洁的妹妹,已经如此肮脏下作了!瞧瞧哥哥还会不会疼你!”
苏婉亦朱唇轻启,秀眸盈盈的望着她:“你将我拦下,只为了同我说这些?”
苏尤柔的气势顿时蔫了七八分,她果然知道了些什么,撑着嗓子道:“你、你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安心,关于将才的话,我还未对任何人说过。”
“你!”她见苏婉竟敢出言威胁与她,猛的伸起了掌要掴向她。可苏婉丝毫未有退缩,反而抬眼定定的与她相视。
毕竟哥哥今日才回府,若她就这么打了苏婉,怕哥哥也会对她失望。心内扎挣了半晌,悻悻的将手耷拉下来,回身怒视着身后的丫鬟。
采凤忙跪地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都是奴婢粗心了,日后定谨慎行事!”
苏婉走回正院时,只见苏尤绍一人坐在门前的石阶上,十指合着搭在腿上垂着头。
这段时间姜氏犹恐苏父将爵位传给苏桓,明令禁止她与桓儿入这院子亲近爹爹,但从下人们的言行中也不难看出,苏父这回的病……
她提了提裙角,跨上了石阶站在了苏尤绍身侧,探了探手却只怔在半空中不知所措。
蓦地被人抱住了腰,苏婉将顿在空中的手缓缓放在苏尤绍的头上,轻抚着他的发丝,轻声道:“哥哥……”
听到这声柔软的呼唤,箍在腰侧的大手加重了力度,头也深深埋在了她的腰间。良久,怀中人的气息平稳了些,才渐渐松开了她的身子。
“婉儿日后也会陪着哥哥的。”苏婉静静的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出言抚慰着。
他理了理情绪,站起身脱下了身上的外衣,披在了苏婉身上,“即便你还小,但这话仍要作数,我的婉儿要永远在哥哥身边。”说着将她胸前的衿带系上了些。
药炉上袅袅烟雾,苏婉轻扇罗扇煎着药,忽听见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姑娘!姑娘,二老爷回来了!”采青跨进了门,喘着气道。
苏婉握着扇柄的手紧了紧,难道……他竟又肯了?微微思索一瞬,出言问道:“府衙肯放了他?”
采青往外挥了挥手,屋内收拾插花的两个小丫头便退了出去。她走近了几步,“不是府衙放的,竟是那位陈大人下的令,还亲自将他送到咱们府上来了。”
“姑娘原不曾委身与他,那般贪恋□□之人,竟肯如此好心。”采青接过苏婉手中的罗扇,一面扇着,一面轻声呢喃着。
苏婉并未接她的话,只专神瞅着药炉,半晌拿了块布子衬着揭开盖子瞧了瞧,“去将药壶拿来罢。”
采青忙应诺了一声,不一会子便端了一套瓷具进来了。
“放下罢,你不必在这里忙了,去看着桓儿些。”
采青深知小公子是姑娘的心头肉,忙福身行了礼,退出了门。
苏婉端着托盘,自行往正堂去了。自打哥哥回了家,大夫人便也不好再拦着她去看望苏父。
经过偏厅时,便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苏夫人不必再送。”
是他的声音,苏婉不由心口一紧,忙往墙后退了一步。
“啊,哥哥——”
苏尤绍见她在前端着药走着,才要上前替她接过,不料她猛的一回身,正撞在了自己身上。
还滚烫着的药汁子堪堪落了他一袖子,“烫着了吧。”苏婉蹙起眉,忙挽起他的袖子。
修长的胳膊上赫然一大片红色,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缓缓抬起他的胳膊轻轻吹了几下。
魏衍从偏厅大步跨出,余光瞥见一抹倩影,脚下的步子顿了顿。墨眸望过去便瞧见了那晚熟悉的身形,鬓间仍是那夜戴着的碧色玉钗。从他的方位看过去,那人正依偎在一男子身侧,剑眉不觉拧起了。
秦江顺着他的目光瞧过去,看了一眼,附在他耳旁道:“回世子,那是苏家的大公子苏尤绍。常年在外游历,属下已查过了,六年前的事他应是不知晓的。”
听见秦江的回话,魏衍忙敛了眸光,只是淡淡道:“走罢。”
苏尤绍见她面色紧张,忙将袖子挽了下来,背至身后强笑道:“没事的,不过是撒了一点子汤药罢了。”
苏婉回身时,他颀长的背影正从她眼角掠过,她瞧着门口出着神。
“那是陈秉礼罢?”苏尤绍低头看了一眼苏婉,“你认识?”
苏尤绍今日也听闻了苏致拓之事,他这个二叔一把年纪了仍只知逞性妄为,一事无成。不想竟有能让巡按御史走后门的手段,生是将他送回苏宅来了。
“不,不认识。”她葱白的指尖蜷了蜷,缓缓伸手别过了耳侧的一绺青丝,低下了头。
她的动作使得衣袖往下滑了些,露出了一截藕臂,白皙似雪。
苏尤绍却皱起了眉头,藏在袖中的臂阵阵发着疼,更令他心悸,难以想象若是方才滚烫的汁子撒在了她的玉臂上,怎生了得。心内便上了一股怒意,但他仍旧努力压着声音,温和出言:“不是说了多次,这等事交给下人便是。”
哥哥鲜少对她动气,便也不敢驳,秀眸轻瞟了一眼那空落落的月门,便忙将哥哥扶回了行云院。
出了苏宅的魏衍沉默了一路,忽而开口:“那苏尤……”
“回世子,是苏尤绍,他常年游历在外,六年前——”
他抬手止住了秦江,“我不是问这个。”
“他,可曾纳了妾室?”

小说资源推荐

臣恭迎长公主全本资源全集版全文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点击免费阅读臣恭迎长公主全部章节!

苏婉魏衍小说仅代表臣恭迎长公主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