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风景小说导读资讯网|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锋针十两(秋子砚沈琛)全集完整完本章节电子书全文免费阅读
锋针十两(秋子砚沈琛)全集完整完本章节电子书全文免费阅读

锋针十两(秋子砚沈琛)全集完整完本章节电子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0-21

小说详情

若问读书为何故?只为真实欢乐幸福故。小说锋针十两秋子砚沈琛全集完整完本章节电子书全文免费阅读带给读者朋友们,这城名叫新城,早前归在十八岭里的时候还叫新县。后来吴王从双城起义,县里攀亲带故地沾了好处,才慢慢壮大起来,挣了个‘城’字。

锋针十两小说简介

他呼了一声,不知是吓的还是疼的。
我揉揉额头,对他说道:“赚‘大票’可有几处忌讳。熟人便要不认你、不搭腔、不说破,我且算是认得你,也保准不会搅和。你要是做大了又圆不了粘子,怕是一人一巴掌能把你拍成面糊——先说好,你翻沟,我不捞你,只管自己走了。”
这话听起来无情无义,可实在怪不得我。

锋针十两全集完整在线阅读

我不过随口怼他一句,那半吊神棍当真叫我给他瞧病来了。
这会儿,咱俩就在一间别院——特别残破的院落里,手拉手面对面,互相都是专业性的微笑。
我想,我应该是名杀手,我应该没得感情。
我叫他将手腕摊在软垫上,就搭上他的脉搏。静下心来瞧着听着,耳边全是他聒噪的声儿。
只恨这风不如山谷口子那样凛冽呼啸,没将声音都吹到九霄去。
“我叫沈琛,上无六十老母,下无三岁小儿,为人中正诚恳、以诚待人。有车有房、不赌不嫖……”
……这与我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来找你登记户口的。
我往他手腕一按,掐出两点红印来,听着他做作地嚎了两声,可手下的腕儿仍是一寸不移。
嗯,这厢充神棍失败,当病人却成功。
怀揣着‘小砚儿要做名好医师’的信念,我将挽高的袖子放下来。这很容易,他的衣衫轻薄,当是春秋时节的。如今不合时宜,手臂手掌都是冰冰凉凉。
我见他笑得天真烂漫,心里倒疑惑起来。
“阿砚,你怎么了?”
他这问候来得格外柔和,如沐春风冰雪消融似的,以至于我没细想那稀奇古怪的称谓,只脱口而出道:“脉节规律却强弱交替,是心梗症。”
他好像听多了这话,一点不意外,反而笑道:“我阿娘就是这么去的,一刻前还在逗猫儿,结果我出去接了壶水回来,她就没气了。”
那倒是遗憾。我打量这眉骨锋锐的青年,倒一点抓不着憾恨。若是换了我,血亲一句稀松平常的话突然成了遗言,约莫得将自己梗死。
沈琛是个看得淡的。我瞧着他衣袖上印得模糊的八卦纹样,琢磨这厮确实有那么些道家先人的心境。
我写了两贴药给他,不负师父‘冥医’的称号,沿用他的习惯,一贴良方一贴毒药。
老墨说有时候苦口良药未必比得上截人性命的砒霜。我不太明白,却肯一边与他拌嘴,一边学他模样。
出了院落没走几步,我突然想起什么。挂着药箱又转回去。其实一回头就能看见沈琛脸色淡淡地坐在院子里思考人生,篱笆稀疏得跟老头子秃头似的,这柴门歪歪扭扭,估量稍稍磕一下就散了。
他听见脚步声,又抬起头来冲我笑道:“怎么的,要留下来吃午饭吗?”
我右手一摊:“诊金十两,概不赊账。”
沈琛:“?!!”

锋针十两免费在线阅读

沈琛到最后也没付钱,抱紧了他行骗的行头不让我当,一边呐喊着‘我算命你看病咱俩扯平’。我呵呵一笑,把他脑袋摁到桌上。
老实说,这个活蹦乱跳的小青年,若不是我经手过,怎么也想不到天生心梗。
我叫他画押写欠条,他就往院子里胡指一通。
“你看,我这哪像是有钱的样子?”他语气真挚地说,“我要是皇亲国戚制霸一方,别说十两,十个山头我都给你承包。”
我想了想十个山头招蚊子的情景,不由头皮发麻。小本子里都写什么世外桃源山里人家,如何缥缈如何闲散如何无忧无虑——几个枕头啊大白天睡成这样?
实话实说,假如万花谷没种满奇花异草、老墨药柜里没常年备下青草膏,我与师姐万不可能健壮成长!
我对上他可怜兮兮的目光,心肝一颤。莫说这厮行径不靠谱,这眉骨鼻梁嘴唇都是一等一的好看,一对桃花眼里淌过溪涧碎洒红英,流光细转动人心魄。
不得了,这是个妖孽玩意儿,盯久了魂儿也要陷***。
他面上血色甚少,多半是冷风吹出来的。谁不喜爱赏心悦目的美人儿?我有些心疼这美好的脸皮,哪日香消玉损,可谓人间一大损失。
他见我不应,有些急道:“不如我带你赚‘大票’去?”
‘大票’在公家是‘引票’的一种,淮南开过票盐,在鄂、湘、西岸定五百引为一票。我虽不出谷,也听多‘读天下书,行万里路’的道理。
某年某月,票盐引得官民冲突剧烈,据说赔进不少人命。若是死得衙吏小官,倒也还好,只是这些人命多半也是平民,平民在名分上弱,却总立在道德至高点,死后便多留了些。
一时间街巷里多有冷嘲热讽,‘大票’两字就成了坑蒙拐骗的代词,说明白了就是‘戏弄’。
我还没见过什么人表演挣杵,一下子来了兴趣。
当即眼神晶亮,又问:“是喷火吐水还是胸口碎大石?”
他哽了两下,为难道:“这我不会。”见我有些失望,他忙补充,“那些玩意儿太失态了,又是烂大街的,不好挣钱。我有几门看家功夫,保证是你没听过的。”
我笑道:“这还差不多。”
说罢,我学着老墨潇洒恣意,没走两步就觉得步调紊乱,快要同手同脚。亏得及时止损,才挽救了一下形象。
原来这样走路很累。
没谁生来就会走路,哪个不是学的。老墨学这步调时,就不知是什么心静、可曾难受,是有意还是无意,是真意还是假意。
沈琛乐呵呵地跟上来。许是眼神瞟在别处,我停下时,他来不及刹住,下巴磕上我的后脑。
嘶,一点钝痛。
他无辜地眨瞬间,搅得眼内落英缤纷。
“阿砚?”
我便又走了两步,不妥,回了原本的习惯。
这冥医果真不是人人当得的。
我遮掩着,转过身与沈琛说话。他跟的紧,心不在焉的,又撞上我的额头。

本站景哥点评锋针十两

锋针十两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景哥精品强推

关注后精彩不断,全书txt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爱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